倍受社會廣泛關註的唐慧女兒案終於塵埃落定:9月5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周軍輝、秦星強迫賣淫、組織賣淫、強姦案進行重審宣判,二被告人均被改判為無期徒刑,此判決為終審判決。
  從2007年案發至今,唐慧女兒案歷經七年、三級法院七次審理,期間還穿插了唐慧訴永州市勞教委行政賠償案,不可謂不波折。許多網友對此也頗多質疑,認為法院反覆折騰,搖擺不定,浪費了巨大的司法資源。筆者倒是認為,從永州中院一審到湖南高院兩次發回重審,再從最高法院不核准死刑到湖南高院依法改判,一、二審法院根據各自查明的事實和對法律的理解、適用,依法獨立審判並作出判決和裁定,最高法院依法行使死刑覆核權,這些都屬正常的審理程序,體現了司法的嚴謹和審慎,體現了我國刑事訴訟在審判制度設計上最大限度保障人權、確保公正的優越性。所以,姑且不論唐慧案有沒有受到輿論的影響,至少在審理程序上,案件始終走在了法治的軌道上。
  不可否認,唐慧和女兒的遭遇以及唐慧為女兒執著上訪的形象,獲得了社會公眾的極大同情。唐慧要求判處涉案7名被告人死刑的訴求,也引來了不少輿論支持。同情弱者、鞭笞罪惡、嚴懲罪犯,這原本是正常的社會情緒,朴素的社會良知。但情緒歸情緒,司法歸司法。司法不能被情緒和輿論所左右,它只服從於事實和法律。特別是對於“終極刑罰”的死刑判決,更應該嚴格依法、客觀中立,不受任何外界壓力和輿論影響。因此,儘管社會輿論對唐慧給予同情和支持,但最高法院還是依法不核准死刑,湖南高院最終還是依法改判無期徒刑,讓罪犯罰當其罪。這不僅體現了司法對人權的保障、對生命的尊重,更體現了司法對法律的信仰和堅持。也許對於唐慧以及許多網民來說,這種判決結果在情緒上難以接受。但對於整個社會和每個個體而言,這種司法的堅持無疑是一大幸事。試想,如果我們生活在一個司法機關可以隨意草芥人命的社會,我們還有什麼安全感可言?
  唐慧女兒被強迫賣淫案已經落下帷幕,但留給人們對於法治的思索卻是深遠的。維穩和維權,信訪和信法,輿論和司法,這些對立統一而又深層複雜的矛盾關係,成為當前司法機關必須面對和妥善處理的重大課題。中國古代道家哲學講究“抱元守一”、“以不變應萬變”,其實司法何不如此!不管是信訪還是維權,都必須在法律的框架內進行,在法治的軌道上解決。超出了法律框架、偏離了法治軌道的信訪和維權,即便某些執法部門出於維穩需要滿足了一時訴求,但其對司法公信力的傷害卻是深層次的。長此以往,必將形成“信法不如信訪、信訪不如信網”的惡性循環,最終損害的將是司法權威和整個社會的公平正義。而對於司法機關而言,無論什麼情況下都應該始終堅持嚴格依法辦案,維護公平正義。越是面對巨大的信訪壓力,越是面對複雜的輿論環境,就越要嚴格依法,越要公開透明,依據法律和事實作出公正的判決。惟其如此,才能建立法律在人們心目中不可褻瀆的權威。也只有人人都信仰法律、遵守法律,才能推進法治的進步,每個人才能真正享有“法治社會”這個最大的紅利。
  文/楚匡仁  (原標題:人人信法守法是法治社會最大的紅利)
創作者介紹

油漆

ce01cerlb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