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日,崔永元在媒體說明會上侃有巢氏房屋侃而談。攝影 王磊
  【對話人物】

  崔永房屋出租元 前央視著名主持人

  【對話原因】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最近頗受關註。12月20日晚9時,從美國歸來的崔永元舉行媒體說明會,就公眾普遍關心的室內裝潢“離職央視”、“赴美調查轉基因產品”、“與方舟子的微博鬥爭”等問題回答了在場多家媒體的提問。
  20日9時左右,從機場趕到說明咖啡機會現場的崔永元舉起他的中國護照供媒體拍照,笑稱終於能說明自己沒有加入美國籍了。
  隨後,崔永元系統傢俱大方承認,與方舟子在微博上關於轉基因的論戰,是加速自身離開央視的原因。
  他此次自費50萬前往日本、美國等地調查轉基因產品的安全問題,並準備將拍攝的素材和獲得的資料製成紀錄片發佈。
  崔永元還稱,他已於12月7日正式入職中國傳媒大學,已完成本學年的口述歷史課程。而對於新工作,崔永元表示教書壓力遠比做主持人大。新京報記者 朱柳笛 實習生 王磊 北京報道
  離職央視

  我有“土匪”的一面
  新京報:你就是因為方舟子才關註轉基因的?
  崔永元:就是因為方舟子。因為我是文科生,我對這玩意兒一開始搞不清楚。
  新京報:那當時為什麼在微博爭論?
  崔永元:我在網上看到新聞,方舟子搞了個轉基因食品試吃,說創造條件讓國人都吃上轉基因。我一聽這話就反感,因為我從“文革”過來,就煩人說非得乾什麼。
  新京報:單純只是反感?
  崔永元:就只是反感。我一開始表述挺溫和,我說公眾可以吃,可以不吃。但方舟子的反彈非常厲害,我就有警覺了。於是我上網查資料,發現這個問題已爭論很長時間了,全是我看不懂的詞。我知道這事兒挺大,就開始研究,找兩方面的學者請教。
  一些院士說沒有爭議,就激起了我強烈的反感。明明有爭議,什麼叫沒爭議呢?你說美國人放心吃了(轉基因食品)將近20年沒事,那我們就去美國探訪,是不是這樣?
  新京報:離職和與方的爭論有關嗎?
  崔永元:我也不能跟他(方舟子)弄,因為央視有規定,不許發這樣內容的微博,這是促使我離職的很大一個原因。我這次要跟方舟子弄,絕對是要違背中央台的規定的,不辭職,也得讓我走,所以乾脆辭了跟他乾。這次台里看到這個情況不行了,肯定從上到下都批評我,所以真的加速了我的離開。
  你用什麼手段我就用什麼手段,你說我造假,我就挖你造假;你罵人,我就罵人。崔永元變流氓,保護了這些(和方舟子辯論的)科學家。
  記者:這是你離職的主要原因?
  崔永元:他要在微博上再說難聽話,我也說。我晚節不保,我不要以前的好形象。那個公眾形象沒有用,我覺得公眾的生命安全更重要。我不能因為以前是政協委員、全國著名主持人就端著,我才不端著呢,那不是我。如果都認為我形象很好,那你們看錯了,我有“土匪”的一面。
  記者:你在微博中透露,說方舟子去央視告狀?
  崔永元:沒用,中央電視臺對我太瞭解了,我從1993年開始在這裡打工,1996年主持節目,到今天離開,我一個仇人都沒有,所有人對我都好,他告沒用。
  調查轉基因

  拒絕贊助,自費50萬
  新京報:所以去實地調查轉基因?
  崔永元:(轉基因)不是微博能說清楚的事,很複雜;所以我就決定拍個紀錄片,給大家描述清楚。我們請美國的採訪團隊,12月7號走,20號回來,採訪了各類人。
  新京報:接觸了哪些人?
  崔永元:包括專家、普通的市民,還有一些民間組織,大約50人,去了洛杉磯、芝加哥、西雅圖。我們找到了方舟子的老師,舒伯特教授,他說你們吃不到轉基因大豆,因為都做飼料和工業原料了。我們告訴他,中國把轉基因大豆做成了豆油。
  記者:你覺得目前關於轉基因,還只能局限實驗室,不該大規模推廣使用?
  崔永元:我覺得應該是分三步走,第一是扎實的實驗室研究,全搞清楚,第二是試驗田試驗,第三步才是商業化種植,這三步可能相當長,要花幾十年的時間。
  新京報:這次調研,你得出了什麼結論?
  崔永元:我認為,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科學家是有爭議的。在這個前提下,我們作為普通的老百姓,又不懂這個事情,最好不要讓我吃;或者給我一個選擇的權利,可以吃,可以不吃,不能剝奪我選擇的權利。
  這是我參加轉基因食品論戰最終的觀點,因為我沒法阻止你們進口、種植,我的建議是,在商場設置轉基因食品專櫃,剩下的商品保證不含轉基因,誰願意吃誰買。
  記者:去美國調查的費用來自哪裡?
  崔永元:全是自費。我拒絕了所有企業的贊助,為了公平公正。
  新京報:花了多少錢?
  崔永元:50萬以上。
  新京報:什麼時間發佈這個紀錄片,在哪個平臺?
  崔永元:越快越好吧,現在素材太多了,大概有40個小時。什麼時候播,選擇什麼平臺我還沒想。我出去調查的時候,只是覺得這些東西非常重要,要拿到手,把它做完,平臺多了,平臺還發愁嗎?
  微博論戰

  不能用“文革”手段
  新京報:你跟方舟子微博論戰很激烈?
  崔永元:我跟方舟子的微博,大家也看了,鬥得越來越不像樣,過了底線了。
  新京報:聽得出來,你對方舟子有很強的情緒。
  崔永元:不是情緒,我覺得他攪亂了中國科學界平和討論的環境。大家坐下來面對面討論、辯論,都沒問題,這是在科學的範疇內。但不能搞“文革”手段。
  記者:方舟子說你拍紀錄片是為了推銷有機食品,你怎麼看?
  崔永元:還說我拿了錢,把證據拿出來。我沒拿錢。倒是有一個信息我可以透露,搞轉基因的,有人願意出高價讓我閉嘴。
  新京報:這些情緒會影響判斷嗎?人說你泄私憤?
  崔永元:你們可以看看我的調查,誰拿50萬泄私憤?
  新京報:那你因此受到到過威脅嗎?
  崔永元:微博上天天有,讓我小心點。這沒什麼了不起。這個歲數的男人還怕這個。
  當老師

  出了錯沒法開玩笑
  新京報:任教中國傳媒大學,教哪方面的課程?
  崔永元:因為還沒有專門的口述歷史教材,現在上課主要是講自己十幾年的心得,以及國外口述史概況。另外,還介紹一些新興口述史研究單位。
  新京報:做口述歷史的研究和你曾在央視的工作產生衝突了嗎?
  崔永元:我2002年開始做口述史,耗費精力特別大。台里是做節目,口述史是收集資料,少的採訪1-2個小時,多的採訪100個小時。採訪後把資料整合,特別耗費時間,和做節目衝突。
  新京報:所以你很早就提出了離職?
  崔永元:其實,在我們這個年紀,在台里想做一個好節目,可能要比過去投入加倍的精力,腦子也不像年輕時那麼好使。早在三年前,我就和台里提我想調到傳媒大學,台里也不太同意,一直就在商量,這次終於同意了。
  記者:是否考慮過教你的老本行,播音主持的課程?
  崔永元:學校希望我教播音主持,但是我拒絕了,我不是播音主持專業的,我學的是新聞採訪。
  我上了兩次課覺得教書和做演講完全是兩回事,演講不用那麼嚴謹,只要大家願意聽就可以了;但是教書,你每一個數字、事實都得有出處。而且現在信息非常豐富,你知道的學生都知道,你再講一遍,還不如他自己上網過癮呢。過去說給別人一碗水,自己得有一桶水。現在呢,你是一桶水,底下學生也是一桶水,怎麼講呢?
  我們也在改變這種方式,第一次講課沒講好,兩三千人,基本上就做了個演講。第二次在一個100人的教室里講,講了三分之一的時間,大部分時間都是和大家互動,每個人都可以站起來說自己的觀點。
  記者:上課壓力比主持節目大嗎?
  崔永元:面對學生比面對鏡頭壓力更大,過去主持節目,我們說錯了,就當開個玩笑,觀眾也笑了,這事就過去了;對於學生可不能這麼乾,不是出了錯開個玩笑就過去了,他會揪著你不放。
(原標題:崔永元:教書比主持壓力大)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油漆

ce01cerlb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